“慢火車”,慢出時代溫度-新華網

<cite id="tkm0p"></cite>

    1. <cite id="tkm0p"><noscript id="tkm0p"></noscript></cite>
      <rt id="tkm0p"><meter id="tkm0p"></meter></rt>
      <tt id="tkm0p"><noscript id="tkm0p"></noscript></tt>

      新華網 > 時政 > 正文
      2023 01/ 18 00:03:57
      來源:新華社

      “慢火車”,慢出時代溫度

      字體:

        ↑1月10日,在貴州寶老山火車站,村民拎著采購的年貨走在站臺上。5640/39次列車是一趟穿行在貴州少數民族地區、逢站必停的“慢火車”。列車線路始達的兩端,一端是貴州省會貴陽,一端是貴州省銅仁市玉屏侗族自治縣,途經黔東南苗族侗族自治州多個鄉鎮,337公里的里程串聯起沿途100多個少數民族村寨。新華社發(吳吉斌 攝)

        “四縱四橫”高鐵網全面建成,“八縱八橫”高鐵網正加密成型,“復興號”列車時速350公里,北京到廣州半天可達……

        在當今這個快時代,慢悠悠的綠皮火車漸漸淡出了人們的記憶。但截至2022年4月,我國仍保留了81對公益性“慢火車”,覆蓋20余個省區市。

        穿越天山山脈、行駛在塔克拉瑪干沙漠邊緣的“和田玉龍號”列車,全程1960公里,共66個??空军c;往返于湖北麻城和江西九江的6025/6026次公益“慢火車”,已在這條線路上運行了二十多年,而最低1元的區間票價從未改變;貴州貴陽至云南昭通之間有一趟逢站必停的5648/5647次綠皮火車,平均時速只有40多公里,沿途經停18個鄉村小站,被沿線村民親切地稱為“致富快車”……

        ↑2022年4月28日,手工藝人在“和田玉龍號”列車的“流動巴扎”推銷手工木制品。新華社記者 丁磊 攝

        ↑2022年2月15日,乘客在6025次列車上。新華社發(伍志尊攝)

        ↑2021年11月30日,來自四川省涼山彝族自治州金陽縣的彝族青年比么有呷(左一)與妻兒,乘坐5647次列車至貴州六盤水市轉車前往廣東省中山市務工。新華社記者 楊文斌 攝

        在高鐵飛速發展的今天,公益性“慢火車”已不單是交通工具,更包含著幸福路上一個都不能少的濃濃溫情。

        “便民出行車”

        在出行不便的革命老區、少數民族地區、邊遠山區,“慢火車”將閉塞的土地與外界聯通。趕集求醫、探親上學、外出務工……一趟趟穿行在崇山峻嶺間的“慢火車”,讓這些成為現實。

        ↑2021年4月11日,在乘坐5633次列車從家返校途中,一名學生望著窗外的風景。平均時速不到40公里的5633/5634次列車,從普雄到攀枝花南全程共行駛11小時4分鐘,沿途???6個站。新華社記者 沈伯韓 攝

        其實,“慢火車”的設計時速并不慢,但為了方便沿途居民,大站小站列車都會????!奥疖嚒倍嘟浧h貧困地區,票價幾十年不變,普遍運營虧損。這背后,是國家傾力支持,不算“經濟小賬”,而算民生“大賬”。

        ↑2021年4月11日,乘客在7266次列車上聊天。運行在焦柳線上的7265/7266/7267次列車于1995年開通運行,從湖南懷化站往返澧縣站,全程300多公里,歷時9小時16分,沿線???7個車站,票價從1元到23.5元不等。

        汽笛聲響起,“慢火車”生動踐行著“不讓一個人掉隊”的時代承諾。

        “百姓致富車”

        靠著“慢火車”,鄉親們把土特產品運出去售賣,便宜的車票讓他們節省了不少開支。甚至很多“慢火車”的車廂就是流動市場,為當地農戶搭建了銷售平臺。

        ↑2022年6月2日,5652次列車上一名志愿者(左)幫助一名菜農擺放農產品。云南昆明至紅果的5652/1次列車目前單程運行261公里,沿途逢站必停,票價最高36.5元,最低4元。新華社記者 陳欣波 攝

        ↑2021年4月11日,在5633次列車上,小朋友走過兩邊放著家禽的車廂(4月11日攝)。新華社記者 沈伯韓 攝

        乘坐“慢火車”外出求學、務工的人們在開闊視野、增長見識的同時,也將先進的經營管理理念、創新精神和發展思路帶回了家鄉,帶動了鄉村的快速發展。

        奔向共同富裕的“慢火車”,不斷給人們帶來信心和希望。

        ↑2020年1月9日,6856次列車在二連浩特火車站??浚o人機照片)。運行在內蒙古草原深處的6856次列車連接二連浩特與呼和浩特,全程491公里,沿途經停28個車站,運行時間8個多小時,被廣大農牧民親切稱為草原“慢火車”。?新華社記者 彭源 攝

        不少“慢火車”已經在鐵軌上來回往復了幾十載春秋,承載了幾代人的記憶。

        來去間,時光悄然流過。低矮的民房、光禿禿的山地變成了現代化村莊,年輕人走出大山時衣衫老舊,回來時已成時髦青年……“慢火車”見證著沿線翻天覆地的變化。

        ↑1月10日,在貴州鎮遠站,車站工作人員在站臺送別5640次列車。新華社記者 楊文斌 攝

        春節將至,“慢火車”在祖國大地上翻山越嶺、穿街過鎮,在年味里駛過大站小站,搭載著人們奔向美好生活。

        ↑2019年2月1日,7504次列車上的旅客和列車員展示鐵路部門贈送的新春“福袋”。從甘肅省定西市隴西縣到天水市張家川縣,7504/3次列車已經開行了六十多年。新華社記者 陳斌 攝

        監制:費茂華

        策劃:劉金海

        編輯:謝秀棟、張鋮、程婷婷

      【糾錯】 【責任編輯:徐海知 】
     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9294871
      竞彩网